您好,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到您的。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武汉新启迪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新启迪-您的生物科研好伙伴!2008-2021
Wuhan Xinqidi Biotech Co.Ltd
本企业通过iso9001质量体系认证

系统性红斑狼疮血浆谱鉴定狼疮肾炎和盘状狼疮的独特特征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19-10-09 11:22作者:武汉新启迪Xinqidi来源:www.qidibio.com

系统性红斑狼疮血浆谱鉴定狼疮肾炎和盘状狼疮的独特特征


摘要

系统性红斑狼疮(SLE)影响多器官系统,尽管许多单个SLE的病因尚不清楚。这项研究旨在通过识别与系统性红斑狼疮器官相关的蛋白质来阐明器官特异性炎症,并评估不同患者群体疾病活动的生物标志物。测定了7例SLE患者的血浆蛋白和自身抗体。通过病理对照分析和与SLE疾病活动指数(SLEDAI)的相关性分析,确定与器官特异性和复合型疾病活动相关的蛋白质。已建立的系统性红斑狼疮(SLE)相关抗体、I型干扰素(IFN)和补体C3的生物标志物与复合SLEDAI相关,但与多个SLE发病无关。狼疮性肾炎标本中有两组蛋白与肾脏疾病有关。其中一组包括浸润性白细胞标记,第二组包括组织重塑标记。在盘状狼疮患者中,观察到由免疫球蛋白A自身抗体升高和白细胞介素-23组成的明显特征。我们的发现表明,血液样本中的蛋白质可以用来识别与已建立的SLE生物标志物和SLEDAI不同的蛋白质特征,并可用于方便地监测不同器官系统中的多种炎症通路。

导言

系统性红斑狼疮(SLE)是一种自身免疫性、多系统疾病,发病机制复杂。皮肤受累发生在大约70%的SLE患者,最常见的是红斑性病变(称为急性皮肤狼疮(ACL),或以更局部的疤痕形式-盘状红斑狼疮(DL)出现。1..血小板减少在7-30%的系统性红斑狼疮患者中发生,并与发病率的增加密切相关。2..Sj gren‘s综合征(SS)是一种困扰唾液腺并导致低分泌的疾病,大约10%的SLE患者会出现这种症状。3..此外,约50%的系统性红斑狼疮患者患有肾小球肾炎。4..这些人大多发展为增殖性肾炎,狼疮性肾炎(LN)Ⅲ级和Ⅳ级,这是由肾小球内皮下免疫复合物沉积所确定的。5..约10-20%的系统性红斑狼疮患者患有膜性肾炎,也称为LNⅤ类,由肾小球上皮免疫复合物沉积所定义。5..这些流行的系统性红斑狼疮(SLE)表现的发展背后的个体驱动因素,以及异质性的潜在原因,尚不完全清楚。

自身抗体和Ⅰ型干扰素(IFN)被认为是SLE的发病机制之一。抗双链dna(抗dsdna)、Ro、La和Sm自身抗体在SLE患者的循环中普遍存在。6免疫复合物沉积于多种组织中,包括皮肤、滑膜、肾脏、血管和胸膜。7..通过浆细胞样树突状细胞对这些免疫复合物进行内质体感应,可以激发Ⅰ型干扰素的有效产生。1型干扰素诱导转录本和趋化因子在系统性红斑狼疮患者的血液和组织中非常普遍。8,9,10,11..提示这些成分在系统性红斑狼疮中的潜在因果作用,小鼠体内的系统性红斑狼疮自身抗体的血清学转移或人类使用Ⅰ型干扰素都会引起系统性红斑狼疮症状。12,13.

进一步将自身抗体和Ⅰ型干扰素作为SLE表现的驱动因素,Belimumab,一种适度降低抗dsdna自身抗体的抗体,在治疗系统性红斑狼疮方面显示出了一定的疗效。14,15..然而,系统性红斑狼疮相关活动的全部光谱并没有完全用这些途径的生物标记来解释。系统性红斑狼疮患者可以在没有自身抗体的情况下或在没有升高的Ⅰ型干扰素基因信号的情况下出现活动性疾病,这意味着其他途径的参与。16,17..此外,在无症状患者的血液和组织中可发现自身抗体升高或Ⅰ型干扰素基因信号增高。16,17,18..这些发现表明,其他未知的机制也有助于SLE的病理。

为了确定这些炎症机制的分子特征,我们假设,针对系统性红斑狼疮相关器官表现的比较分析将揭示系统性红斑狼疮相关器官损害的分子特征,因为血液蛋白质组成可以反映组织中的病理变化。为此,我们利用一个自定义的炎症相关蛋白面板,从一个由七种最常见的SLE表现组成的队列中分析血浆:DL、ACL、继发性SS、血小板减少症、LN III、LN IV和LN V。首先,我们描述了队列中所代表的单个SLE表现之间的关系,并建立了复合疾病活动的生物标志物:SLE相关自身抗体、C3和I型IFN诱导的趋化因子。其次,通过对不同患者群体的比较分析,研究了器官特异性疾病的特征是否能被识别出来。最后,通过评估综合疾病活动评分反映器官特异性特征的能力,确定器官特异性活动的特征是特定器官系统特有的还是系统性的。

结果

系统性红斑狼疮生物标志物的建立与系统性红斑狼疮的复合活动而非特异性表现的相关性

为了研究系统性红斑狼疮的生物标志物与疾病活动的关系,我们首先比较了用于诊断和监测系统性红斑狼疮疾病活动的5种自身抗体(抗dsDNA免疫球蛋白[Ig]G、抗核小体IgG、抗Ro IgG、抗La IgG和抗Sm IgG)的患病率。6,19,20,以及三种干扰素诱导的趋化因子(ip-10,mcp-1,mip-3β)。11C3跨联合队列和七种明确的系统性红斑狼疮表现。表中描述了这一群体的人口和临床特征。1..抗dsDNA、抗核小体、抗Ro、抗La和抗Sm IgG自身抗体在整个SLE队列中均有较高的流行率(曲线下面积[AUC]>0.75,P < 0.001) and within each manifestation (AUC > 0.70, P < 0.05) compared with healthy donors. Similarly, IP-10 and MIP-3β were elevated across the cohort (AUC > 0.75, P < 0.001) and within each manifestation (AUC > 0.70, P < 0.05). Low levels of C3 were also observed across the SLE cohort (AUC = 0.3, P < 0.001) and within each manifestation (AUC < 0.4, P>0.05)。mcp-1在SLE患者组与健康献血者之间无显着性差异(P>0.05)。P>0.05)。1A)。这些结果表明,建立的系统性红斑狼疮相关自身抗体、I型干扰素诱导的趋化因子和较低水平的C3是系统性红斑狼疮在不同器官相关表现的患者中普遍存在的特征。

表1.人口和临床特征
图1
figure1

系统性红斑狼疮(SLE)生物标志物与不同SLE病理的关系。(a)所有SLE患者(n=189)与健康献血者(HD;n=26)的曲线下面积(AUC)。(b)Spearman所建立的SLE生物标志物与SLE疾病活动指数(SLEDAI)和改良SLEDAI的等级相关性,以排除SLEDAI的血清学成分C3和抗双链DNA(抗dsDNA)抗体组分(改良SLEDAI)。虚线表示达到统计显着性所需的Spearman的R临界值,α=0.0 5。(c)比较不同表现的SLE患者血浆标本中已建立的生物标志物的AUC。ACL=急性皮肤狼疮;CL=皮肤狼疮;DL=盘状狼疮;Ig=免疫球蛋白;LN=狼疮肾炎;SS=Sj gren综合征。

用Spearman秩相关检验各指标与SLE疾病活动指数(SLEDAI)的相关性。改良的SLEDAI缺乏评分、dna结合和低补体血症的血清学成分,用于获得与器官特异性疾病活动相关的指标。21,22..除抗Ro IgG外,其余指标均与SLEDAI呈显著正相关.只有IP-10(Spearman‘s R=0.23,P=0.0017)和mcp-1(Spearman‘s R=0.23,P=0.0017)与修正的SLEDAI(Spearman‘s R=0.16,P=0.04)(图1。1B)。这些数据表明,虽然I型干扰素和系统性红斑狼疮相关的自身抗体普遍存在于各种生理类型的患者中,并与SLEDAI相关,但这些生物标记物并不能很好地反映器官特异性疾病活动。

为了确定I型干扰素和自身抗体是否与特定器官系统中的疾病活动有关,我们检查了SLE相关自身抗体、干扰素诱导的趋化因子和C3之间的关系,以及个别SLE疾病的存在。对每一种表现阳性的患者进行每种生物标志物的检测,并与SLEDAI和狼疮活动指数(LAI)组分报告的阴性患者进行比较。除了已知的抗核小体自身抗体与增殖性肾炎之间的联系外,这些生物标记物与所检测的表现之间没有明显的联系(图一)。1C)。而抗核小体IgG与增殖性肾炎之间的关系已有报道。23,24,我们扩展了这一观察结果,并证明了增殖性肾炎与所有抗核小体抗体的所有亚型之间的联系,其中IgG和IgA是最常见的亚型(补充表)。1)。这些结果共同支持抗核小体及相关抗体参与增生性肾炎的发展。这些结果也表明,所建立的SLE生物标记物并不能区分不同器官受累或表现的患者。

LN新蛋白标志的鉴定

由于已经建立的系统性红斑狼疮的生物标志物并没有很好地区分与SLE相关的器官特异性活动,我们接下来研究的是其他蛋白质是否能区分单个SLE的病理。为此,我们试图通过分析LNⅢ、IV和V患者与一组SLE患者肾LAI和SLEDAI组分的相关性来确定与LN相关的蛋白质。我们用蛋白质阵列法、定制的Luminex法或酶联免疫吸附法(ELISA)测定了387种独特的SLE和炎症通路相关蛋白,包括IgG、IgA和IgM抗体亚型,并有94种个体抗原特异性(补充表)。2)。在这些分析中,LN合并组与无肾活动组(假发现率[FDR]<0.10)和LN分级(P < 0.05) (Fig. 2A,补充表3)。所有10种蛋白均与LAI和SLEDAI的肾成分呈显著相关(P < 0.05) (Supplemental Table 4)。这些蛋白在增生和膜性LN中持续升高,并与肾脏疾病活动有关。

图2
figure2

与狼疮性肾炎(LN)有关的蛋白质特征。(a)LN患者与无肾活动的系统性红斑狼疮(SLE)患者的血生化指标曲线下面积(AUC)。(b)相关矩阵显示所有SLE患者与LN相关标记物与传统SLE生物标记物之间的相关性。使用1-(Spearman‘s R)聚类的数据2作为距离测度,完全连锁作为聚类方法。(c)热图显示所有患者的肿瘤坏死因子受体2(TNFR 2)、白细胞介素-1β和纤维蛋白原的流行情况。样品按TNFR 2、IL-1β和纤维蛋白原的重量和顺序排序。热图颜色代表从系统性红斑狼疮样本的测量标准到健康供体(HD)的每一个相关的生物标记物的测量。红条(顶部)代表是否有不同的肾脏病理或严重程度的肾狼疮活动指数(LAI)评分。SLEDAI=SLE疾病活动指数

为了检验这些蛋白是否有共同的驱动因素或反映LN患者肾脏炎症的不同模式,对SLE队列中10种蛋白之间的相关性进行了研究。利用1-Spearman的R计算了每种蛋白质之间的秩相关关系,并进行了层次聚类。2作为分析物之间的距离度量。确定了两个单独的簇,每个簇共享一个Spearman‘s R2至少0.10(P < 0.001). Cluster 1 contained markers of infiltrating leukocytes (tumour necrosis factor receptor 2 [TNFR2], tissue inhibitor of metalloproteinase-1 [TIMP-1], CD40, IL-22) and leukocyte migration (vascular cell adhesion protein 1 [VCAM-1]). Analytes in this cluster displayed significant (Spearman’s R2>0.1,P < 0.001) correlations with IFN-inducible chemokines and, in some cases, SLE-associated antibodies. Cluster 2 contained possible markers of tissue remodelling, IL-1b, IL-1ra, stem cell factor (SCF), and vascular endothelial growth factor (VEGF). These proteins did not significantly correlate with established SLE biomarkers (Spearman’s R2 < 0.1) (Fig. 2B)。Logistic回归分析显示IL-1b、TNFR 2和纤维蛋白原是具有代表性的指标。回归系数的显着性检验显示,每种蛋白质都与肾活动独立相关(P < 0.05) (Supplemental Table 5)。在患者水平上,三种生物标志物通过10次5次交叉验证,将肾活动患者与无肾活动患者进行了10次交叉验证,其特异性和敏感性分别为89%和63%。2C)。总的来说,这些结果提示了两个反映LN不同途径的信号,其中一个表现出独立于已建立的SLE生物标记物。

促进对器官特异性活动的理解的一个关键障碍是寻找反映受影响组织中生物变化的血液生物标志物。通过将激光捕获的肾小球、全血和外周血单个核细胞(Bbmc)样本中公开可用的基因表达谱进行检测,以确定这些标记蛋白的细胞来源是否最容易在血液或肾脏中找到。25,26,27,28..7/10 LN标志蛋白mRNA转录本在正常人肾小球和肾小球中表达增加(AUC>0.70)。P < 0.05) (Fig. 3A)。相比之下,许多相同的转录本在LN血源基因表达谱中与健康献血者相比并没有升高。TNFR 2、TIMP-1、CD 40和VCAM-1在肾小球中的表达均较高(TNFR 2、TIMP-1、CD 40 AUC>0.8)。P < 0.001; VCAM-1 AUC > 0.7, P < 0.05) but were not significantly elevated in whole blood gene expression profiles (TNFR2, TIMP-1, CD40, VCAM-1 AUC < 0.7) (a representative density plot of CD40 transcript levels in glomeruli and blood is shown in Fig. 3B)。这些结果与这些LN信号的潜在肾脏细胞来源是一致的。

图3
figure3

狼疮性肾炎(LN)血和肾小球中肾脏疾病相关蛋白的表达。(a)GSE 65391、GSE 72798、GSE 81622外周血单个核细胞(PBMCs)、GSE 32591肾小球的LN与正常供者(HD)全血(WB)基因表达曲线下面积(AUC)。(b密度图显示CD 40在系统性红斑狼疮(SLE)受累肾小球中的表达,并以HD百分位数表示WB和PBMC的正常表达。白细胞介素

独特的特征鉴别DL患者

为了鉴定与DL相关的蛋白质,我们首先比较了DL患者和没有皮肤受累的SLE患者(通过sLEDAI和LAI测量)的分析流行率,使用同一组用于鉴别LN标志的分析物(94 IgG、IgA和IgM抗体和105种额外的SLE相关蛋白/分析物;补充表)。2)。经多次校正后,鉴定出4种IgG抗体(抗U1-snRNP-C、过氧还蛋白、组蛋白H4、纤维蛋白原IV)、4种IgA抗体(抗TTG、LC1、Ku-P70/80、β2 MIgA)和4种蛋白(维他菌素、sap[血清淀粉样P-组分]、IL-23和IL-21)。6、图1.4A)。此外,每个识别的标记对DL患者与SLE和ACL患者表现出显著的特异性(P < 0.05), except for anti-fibrinogen intravenous IgG (P>0.05)(补充表6、图1.4B)。总的来说,这些分析表明,在DL患者血浆样本中特异性升高的候选生物标记物已经被识别出来。

图4
figure4

与盘状狼疮(DL)相关的蛋白质特征。(a比较DL患者血浆标本与无皮肤症状患者血浆标本的生物标志物曲线下面积(AUC)。(b比较DL患者血浆标本与急性皮肤狼疮(ACL)患者血浆标志物的AUC。(c,d)反β2用抗原芯片法测定健康人、无皮肤症状的系统性红斑狼疮(β)患者、系统性红斑狼疮(SLE)患者、系统性红斑狼疮(SLE)患者血浆中的微球蛋白(microglobulin,β2M)抗体和规则医学检测的总IgA浓度。盒子和胡须代表每一组的四分位数。(e,f狼疮活动指数(LAI)皮肤成分与抗β2M免疫球蛋白(Ig)A和总IgA的相关性。直线代表最适合的稳健线性回归。CL=皮肤狼疮,IL=白细胞介素。

本文测定了DL患者各项DL相关标记物与LAI皮肤成分之间的等级相关性,进一步探讨了这些蛋白与DL疾病活性之间的关系。总IgA抗体(用基于规则的医学方法测定)和抗β2MIgA抗体(用自身抗体微阵列测定)与LAI的皮肤成分相关(Spearman‘s R>0.5,P < 0.01) (Fig. 4C-f)。这些发现为IgA自身抗体与DL疾病活动之间的独特关联提供了证据。

接下来,我们从两项研究中探索IL-23A在基因表达数据中的表达,这些研究测量了健康供者盘状病变相对mRNA的表达情况,以了解DL患者血浆中升高的蛋白质基因表达的定位。在两组基因表达谱中,DL患者IL-23A的表达均升高。29,30(AUC>0.8,P < 0.05), suggesting that discoid lesions could be a source of circulating IL-23 in DL plasma (Fig. 5).

图5
figure5

白介素-23在盘状狼疮(DL)和健康供者(HD)皮肤活检中的表达。在GEO系列基质中,比较了椎间盘受累与健康皮肤穿孔活检组织中IL-23A(IL-23)的基因表达。a)GSE 72535和(b)GSE 52471。*P < 0.05; **P < 0.01; ***P < 0.001 (Mann–Whitney U test).

征象反映肾脏及盘状病变的局部炎症。

由于系统性红斑狼疮的复杂性和异质性,疾病活动的测量具有挑战性。一般来说,系统性红斑狼疮(SLE)的活动是用综合指数来量化,以将跨越不同器官系统的多种表现合并为一个单一的评分。SLEDAI综合评分将8个器官系统的24个离散组分合并为一个单一的疾病活动评分,广泛应用于临床试验和翻译研究中。为了确定所鉴定的蛋白质信号是否反映了LN和DL中观察到的独特生物学,或表明疾病活动的全球性增加,我们用改良的SLEDAI评估了每种蛋白质与复合疾病活动之间的相关性。个体特征蛋白与SLEDAI的相关性较弱(Spearman‘s R<0.3)。6A),表明我们所识别的特征并没有指明全身炎症,而是反映了病理生物学定位于患者的肾脏和盘状病变。综上所述,这些发现也意味着复合疾病活动指标可能不足以监测这些器官的局部炎症。

图6
figure6

蛋白质特征、复合疾病活动与系统性红斑狼疮(SLE)病理的关系。(a除C3和DNA结合(改良的SLEDAI)外,Spearman标记蛋白与SLE疾病活动指数(SLEDAI)之间的等级相关关系(SLEDAI)。虚线表示达到统计显着性所需的Spearman的R临界值,α=0.0 5。(b)观察到P价值与预期P从Spearman的等级相关检验的每一个分析与修正的SLEDAI评分的数值。虚线表示预期最小值。P由于随机机会。(c与狼疮性肾炎(LN)和盘状狼疮(DL)相关的抗体和蛋白测定曲线下面积(AUC):SLE患者与健康献血者(HD)及有不同表现的SLE患者之间。ACL=急性皮肤狼疮;CL=皮肤狼疮;Ig=免疫球蛋白;IL=白细胞介素;SS=Sj gren综合征。

由于这些标志性蛋白质中没有一个能充分反映复合疾病的活性,我们也试图了解是否有任何测量结果。为此,通过改良的SLEDAI测定了每种蛋白质与器官特异性疾病活动之间的相关性。在进行多次测试校正后,没有测量结果与修正后的SLEDAI显著相关(如图所示)。6B)。此外,扩展对所有蛋白质测量的查询,无法揭示这一群体中复合疾病活动的任何显著相关性,这与器官相关病理生物学可能高度个体化的观点是一致的。

将每一种病理患者与队列阴性患者之间的蛋白质进行比较,以进一步验证这些标志蛋白仅与特定器官系统中的局部炎症有关的假设。LN或DL蛋白信号与其他SLE相关表现无显着性关联(图二)。6C),指示这些签名与LN和DL唯一关联。因此,这些信号的通路可能不是系统性的,而是局部的肾脏和盘状病变。

讨论

通过单独检查不同的SLE表现,我们已经在盘状病变和狼疮肾小球中发现了与局部炎症相关的蛋白质特征。两个已鉴定的信号也显示独立于建立的系统性红斑狼疮生物标志物的复合疾病活动:系统性红斑狼疮相关的自身抗体,C3,和I型干扰素诱导的趋化因子。这些发现表明,除了自身抗体和Ⅰ型干扰素外,新的炎症通路还会导致DL和LN,它们都是SLE的假设驱动因素。未来的系统性红斑狼疮治疗将需要针对不同患者的不同途径,根据他们的器官受累和所涉及的途径。

本研究设计与其他系统性红斑狼疮的分子图谱研究形成对比。由于SLE的主要表现,这一队列得到了丰富,并与旨在了解这些亚组之间差异的分析方法相结合。即使在器官受累丰富的人群中,38%的sLEDAI评分也可归因于抗dsdna和补体成分,两者都与Ⅰ型干扰素有关。11,17,22..去除这些血清学成分后,没有任何分析与改良的SLEDAI显著相关。相反,蛋白质被发现与特定器官内的疾病活动相关。这些特征与I型IFN诱导的趋化因子无关。总之,与LN和DL相关的信号被鉴定为未被SLEDAI或改良的SLEDAI所反映,这为解偶联复合疾病活动揭示了不同于复合疾病活动特征的独特信息提供了证据。

这两个已鉴定的蛋白标记在LN中升高,提出了新的可能性。肾活检组织学检查是LN诊断和疾病监测的金标准。病理学家在这些活检中观察到两种不同的病变,称为“活动”和“计时”。活动性病变以免疫复合物沉积、白细胞浸润、毛细血管内高细胞性、核碎裂、纤维蛋白样坏死、肾小球基底膜破裂、细胞新月体和腔内免疫聚集为特征。5..然而,慢性病变由肾小球硬化、纤维粘连和纤维新月体组成。5..最近的研究表明,两种类型的病变都与LN的肾功能和疾病进展有重要关系。只有活动性病变的患者对常规免疫抑制治疗的反应要好于活动和慢性病变混合的患者。31..此外,活动和慢性病变混合的患者与仅有活动性病变的患者相比,肾存活率降低。31..这些发现强调了确定与积极炎症和慢性有关的循环措施的重要性,以进一步调查这些轴心。

对于LN,我们发现了两个独立的蛋白信号,可以反映LN肾脏中活动和慢性病变的存在。由TNFR 2、CD 40、TIMP-1和VCAM-1组成的第一个征象可由活动性病变产生.CD 40、TNFR 2和TIMP-1在多种肾脏疾病中被肾脏浸润的免疫细胞所表达。CD 40与其他两种抗体介导的肾脏疾病(IGA肾病和抗中性粒细胞胞浆抗体(ANCA)相关血管炎)一起,通过浸润LN单个核细胞来表达。32..TIMP-1在ANCA相关性血管炎中通过浸润中性粒细胞和巨噬细胞而在肾小球内表达。33..TNFR 2在急性和慢性肾移植排斥反应中增加,并通过浸润巨噬细胞和B细胞表达。34..VCAM-1在多种肾脏疾病(包括LN)中由肾小管细胞表达.VCAM-1与浸润白细胞的数量相关,并有助于白细胞归巢至发炎组织。35..其中几种蛋白与免疫复合物沉积的生物标记物、系统性红斑狼疮特异性抗体的升高和C3的降低密切相关,进一步表明它们是活动性肾脏炎症的标志。每种蛋白均与IFN诱导的趋化因子显著相关,提示这些趋化因子可能是诱导免疫细胞进入组织损伤部位的介导因子。

在LN中发现的第二个蛋白信号可能是肾小球慢性病变组织重塑所产生的信号,包括IL-1β、IL-1Ra、SCF和VEGF。原地SCF在LN等多种肾脏疾病中的表达与间质纤维化密切相关36..纤维蛋白原与LN的相关性也较弱。此外,在第二个簇中发现的其他蛋白质似乎主要由肾脏内的细胞表达,而不是浸润免疫细胞。IL-1β和IL-1Ra主要由多个肾脏疾病的足细胞产生。37..VEGF是增殖性肾炎中由足细胞和系膜细胞产生的一种血管生成因子。38..第二组蛋白与肾脏疾病的严重程度相关,但与IFN诱导的趋化因子、SLE相关抗体和C3无显著相关性,提示这种炎症与Ⅰ型IFN和肾脏免疫复合物沉积有着暂时性的区别。这些组织学研究提供的证据表明,这些蛋白质可能代表慢性炎症/组织重塑轴,与炎症无关,而炎症是由免疫复合物沉积或肾内产生Ⅰ型干扰素所驱动。进一步的工作,以了解所确定的血液信号是否与主动炎症和慢性组织重塑的组织学措施有关的LN。

此外,多重IgA抗体与DL活性相关的发现为DL的病因提出了新的假说。IGA是一种众所周知的皮肤病介质.在线状IgA大疱性皮肤病中,针对皮肤抗原的IgA在基底膜上呈线性沉积。这些IgA抗体与吸收的中性粒细胞和纤溶酶原一起推动表皮脱离,并在皮肤中形成大泡。39..摘要疱疹性皮炎是一种以瘙痒性多形性病变为特征的腹腔疾病的皮肤表现,在真皮乳头顶端有IgA颗粒沉积,并伴有中性粒细胞浸润。40..对于腹腔疾病患者,IgA抗谷氨酰胺酶试验有助于鉴别肠损害严重的患者,在某些情况下取代了小肠活检的需要,并表明IgA自身抗体可以提供组织特异性生物学方面的信息。41..以前只有一项研究报告DL患者血清IgA升高,而其他各种皮肤病患者血清IgA升高。42..IgA在DL发展中的确切作用尚不清楚。

有趣的是,大多数盘状病变中IgA沉积呈阴性。43提示IgA沉积不是椎间盘病变的主要驱动因素。IgA在DL发病机制中仍可起次要作用。血浆IgA与DL严重程度的相关性与这一假说相一致。为了了解IgA是否与DL有因果关系,应进一步研究IgA沉积是否比无IgA沉积的患者更严重。实验性IgA在DL患者或动物模型中的缺失也可能说明IgA在DL中的作用。

通过测量具有不同器官疾病表现的系统性红斑狼疮患者的一组广泛的炎症相关蛋白,我们观察到与不同的系统性红斑狼疮器官疾病表现有关的不同的炎症蛋白。本研究所确定的标记物可在SLE患者的更多人群研究中得到证实,以更好地评估这些标记物对DL和LN的敏感性和特异性。更多关于所鉴定的蛋白质与LN和DL之间关系的信息也可以通过纵向研究来阐明。如果我们发现的生物标记物与症状的开始相一致,就会有证据表明它们与症状的起因直接相关,并揭示了这些血液蛋白质的变化如何与疾病表现的发生相一致。如果被证明是亚临床疾病的生物标志物,可以在症状出现之前识别,这些蛋白质可以用于指导患者早期的临床护理。在常规系统性红斑狼疮免疫抑制剂的背景下对这些蛋白质进行纵向分析,可以深入了解这些治疗药物的作用机制。此外,这些蛋白质的分析治疗干预后,中和I型干扰素信号和系统性红斑狼疮自身抗体,可以进一步了解这些蛋白质是否反映炎症独立于已知的SLE疾病途径。另外对血液和组织样本进行的研究也将有助于理解这些血清学特征与受难组织的纵向变化之间的关系。

这些结果提示不同类型的炎症对自身抗体高度独立,Ⅰ型干扰素和复合疾病活动指标对狼疮肾小球和盘状病变有影响。此外,研究结果表明,从单个血液样本中提取的蛋白质可以方便地监测不同器官系统中的多种炎症通路,而不需要组织活检。由于系统性红斑狼疮的特点是在不同的器官系统中有如此广泛的病理,这些可接近的基于血液的蛋白质测量对于在未来的临床研究中不侵扰地监测疾病活动和解剖系统性红斑狼疮的病理是至关重要的。

病人与方法

研究参与者、临床数据和样本收集

从霍普金斯狼疮队列中采集189例系统性红斑狼疮患者血浆标本。其中LNⅢ级18例,Ⅳ级23例,Ⅴ级23例,DL 25例,狼疮相关性血小板减少25例,ACL 50例,继发性SS 25例。采用国际肾病学会(IS)/肾病理学会(RPS)标准对Ln班进行评估。在这些病人中,55%是非裔美国人,40%是白种人,3%是亚洲人,91%是女性。所有患者都接受了同一名风湿科医生的检查,并符合修订后的1982年美国风湿病学会或系统性红斑狼疮国际合作诊所对系统性红斑狼疮的分类标准。临床数据包括综合临床实验室测试和两项疾病活性措施,红斑狼疮雌激素的安全性-国家评估试验修订的SLEDAI。44(Selena-SLEDAI)和赖45视觉模拟比例尺所有患者在取样时均接受治疗标准,71%接受强的松治疗,57%接受羟氯喹治疗。大约24%的患者也在接受细胞毒性治疗,但没有病人接受生物制剂治疗。健康捐献者的血浆样本来自AstraZeneca/MedImmune员工志愿者,通过MedImmune,LLC研究样本收集方案,按照之前所述的MedImmune,LLC机构审查委员会的指导方针,匿名地从AstraZeneca/MedImmune雇员志愿者那里获取血浆样本46..这一内部收集方案的排除标准包括艾滋病毒感染、乙型肝炎或丙型肝炎病毒、人类T淋巴细胞性病毒或梅毒。每个SLE患者子集和同意分享人口统计信息的健康献血者的临床特征列于表中。1..病人疾病活动评分分布列于补充表。7.

这项研究得到了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医学院机构审查委员会的批准。方法按有关规定进行。所有患者都给予书面知情同意(根据“赫尔辛基宣言”)。

血浆蛋白与自身抗体的测定

以美国奥斯汀市MyriadRBM(MyriadRBM,TX,USA)第一次解冻后的RBMxMAP(MyriadRBM)定量测定100种血浆蛋白的流行率。针对94种系统性红斑狼疮相关抗原的IgG、IgM和IgA自身抗体的流行率,采用前文所述的自身抗原芯片进行了检测。47,48..用ELISA方法检测dsdna特异性IgE。49..用酶联免疫吸附试验(CAT)测定IL-21。编号433808;Biolegend,圣地亚哥,加利福尼亚州,美国)。所有测量结果都列在补充表中。2.

统计分析

所有统计分析均采用非参数Mann-WhitneyU检验进行配对分组比较。用2,000个分层Bootstrap复制得到AUC和95%可信区间(CI),并用Proc方法计算。采用非参数Spearman秩相关检验来度量数值变量之间的关联.利用Fisher z-变换,对Spearman秩相关系数的95%CI进行了研究.FDR采用本雅明和霍奇贝格程序计算,截断值为0.10以确定显着性。50.

多因素分析采用R中的Logistic回归方法,测定不同分析对象与因变量之间的独立关联。P统计值和CI用t统计量计算,回归系数用R中的GLM方法计算,分类器的性能作为分类器对10次交叉验证的10次迭代结果的平均AUC、灵敏度和特异性。报告的分析结果与年龄、性别、种族或在这一队列中的药物使用没有显著的关联。

基因表达分析

根据GEO登录GSE 32591,对LN患者和健康供体肾小球的基因表达进行了分析。25..简单地说,RNA是用RNAeaseMini Kit(Chiagen,Valencia,CA,USA)和人基因组U133A基因芯片(affymetrix,Inc.,Santa Clara,USA)杂交而得到的。25..对LN患者和健康献血者外周血单个核细胞和全血标本的基因表达值也进行了分析,如先前在GEO材料GSE 81622、GSE 72798和GSE 65391中所公布的那样。26,27,28..在GSE 81622中,用Trizol(Invitrogen Life Technologies,Carlsbad,CA,USA)从LN患者PBMC中分离出RNA,并与人HT-12v4(Illumina,San Diego,CA,USA)杂交。26..在GSE 72798中,用PAX基因血RNA管从LN患者中分离出全血RNA(Chiagen,Cour禁忌,法国),然后与人基因组U 133 Plus 2.0阵列杂交(affymetrix,High Wycombe,UK)。27..在GSE 65391中,用全血RNA血型试剂盒(5 Prime公司,盖瑟斯堡,MD,美国)从小儿LN患者中分离出全血RNA,并与人HT-12v4(Illumina,加利福尼亚州圣迭戈,美国)杂交获得Illumina Sentrix表达Beadchips,人HT-12v4(Illumina,San Diego,CA,USA)。28..根据GEO登录号GSE 72535和GSE 52471,对盘状病变穿刺活检和健康献血者的两组基因表达值进行了分析。29,30..在GEO 72535中,用RNeaseLipid组织迷你试剂盒(Chiagen,Hilden,德国)提取RNA,并与人HT-12v4(Illumina,San Diego,CA,USA)杂交得到Illumina Sentrix表达Beadchips(人HT-12v4)。29..在GEO 52471中,用RNAeaseMini Kit(Chiagen,Valencia,CA,USA)提取RNA,并与人基因组U133A 2.0基因芯片(affymetrix,Inc.,Santa Clara,CA,USA)杂交。


武汉新启迪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联系邮箱:
service@qidibio.com  techsupport@qidibio.com  
武汉新启迪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咨询客服:周一至周五8:30-17:30
联系我们
服务保障                        支付方式
武汉新启迪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联系电话:
027-87610298
027-87610297